平凉的世界 世界的平凉 开放的平凉欢迎您!

当前位置:资讯

动物英雄

时间:2018-07-12  来源:中国青年网
分享:  0

香港赛马会两码中特 www.i197q.cn

动物英雄

【内容简介】


《动物英雄》是上海作家周锐的童话故事,精选了作者经典作品,适合儿童阅读,质量上乘。主要内容有《哼哈二将》《信巴士男孩远远》《动物英雄》《音乐家》《为标准而烦恼的女孩》《考古学家》《森林手记》《千里追蚊记》等。语言简练,文风幽默,想象丰富,结构奇特,是难得的精品佳构。



【作者简介】


周锐,1953年生,广东潮阳人。中国作协会员,上海作协理事。已出版专著三百余种,主要的成套作品有幽默名著系列、《大个子老鼠小个子猫》《中国兔子德国草》《童话作家&英语菜鸟世界行》《大侠周锐写中国》《金牌三小侠》《鸡毛鸭和鸭毛鸡》《肚皮上的塞子》等。作品获奖一百余次,包括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、陈伯吹儿童文学奖、冰心儿童文学图书新作奖、夏衍电影文学奖、台湾杨唤儿童文学奖、法国安纳西国际动画电影节教育片奖等。



【媒体推荐】


周锐的孩子气,他的想象能力,他的幽默感,可以说是天份。但他总在勤奋地学习新东西,总想突破自己。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——孙幼军



他的作品当然也很有趣,但拍案叫绝的奇想和趣味之后,更令人留有沉思的余地。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——(台湾)桂文亚



周锐是个投入的人,沉在自己的工程里……从一号到三十一号,没有三十一号就到三十号……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——梅子涵

【精彩书摘】


宋街


这条街原来叫青石街,街面由千百块数尺见方的大青石铺成。除此之外,街道两旁的房屋店家与市内别的街道也没什么大不同——可那是成立旅游局以前的事啦。


有一天,来了个老华侨,戴了顶带把儿的帽子。他对青石街很感兴趣,不仅用脚去量,还用手去摸。他走了没多久,本市便成立了旅游局。我是这个局的职员。根据老华侨的建议,本市的旅游业务应以青石街为中心,因为它是条古老的街。那青石路面,清朝人踩过,明朝人踩过,更早时曾留过宋朝人的足迹。


“干脆把青石街改名,就叫‘宋街’!”这个好主意是我出的。


“嗯,有创见?!本殖ぶ钡阃?。


我受了鼓励,更来劲了:“既叫宋街,那这街上所有的一切都要‘宋’起来才对?!?/span>


“怎么个‘宋’法?”


“首先是市容改建。茶楼酒肆、官衙民宅,全部按照宋时格局。我建议由说评书的王小堂负责督造,他专说《杨家将》,正好是宋朝的那一段儿?!?/span>


“行?;褂心??”


“不合适的现代化设施要去除干净。电线杆太碍眼,全拔掉,家家户户用灯笼。自来水管、煤气管也得拆了,往后喝井水、烧大灶?;褂蟹拔侍?,男的戴巾,女的穿襦裙,一点也不能错?;褂欣窠谖侍狻?/span>


我被任命为宋街总设计师兼总指挥。


开辟宋街的消息很快传开去,全市居民都激动了。我的几位住在别的街道的亲戚来找我,要我帮他们安插到宋街,哪怕当店小二、当轿夫也行。想一想,能像在台上那样,整天穿着古装摇来摆去,多有趣呀。


没过几天,宋街上有墙的地方都贴满了“换房启事”,大致内容如下:


本人家住本城某街。面积宽敞,设备齐全,阳光充足,交通方便。由于很想过宋朝生活,情愿以大换小,以新换旧,以朝南换朝北,凡宋街住户,有意协商者请来电来函。


我一见这种启事就通通撕掉。我告诉他们:我对这种在墙上贴字条的现象作了考证,宋朝时也许已有了“天皇皇,地皇皇,我家有个夜哭郎”什么的,但绝对还没出现“换房启事”,所以宋街上不能贴,要贴请贴到别的街上去。不过我断定,贴也是白贴,不会有哪家宋街居民肯放弃如此迷人的生活的。


宋街的改建工程终于完成。今天开始全面演习。


一清早,我骑上黄骠马,从街的这一头向那一头做着巡视。为了该穿什么服装的问题,我反复考虑,最后决定穿上林冲当年担任八十万禁军教头时的那一套。我一路缓缓行去,看到酒楼挑出的旗子飘过我的头顶,旗上写着“三碗不过岗”;小贩叫卖着武大郎卖过的炊饼,这炊饼的制作方法是我委托食品专家研究出来的;裁缝铺的姑娘显得既好奇又有点不耐烦,她正一针一线地缝制着一件大个子穿的长袍,我规定不许使用缝纫机;几个书生,一边走一边讨论着我所指定的岳飞的“满江红”的词……


“报告!”


我被吓一跳,一看,是个家将打扮的小伙子在向我举手敬礼。


“请首长下马!”他又说。我这才认出,他以前是个警察。他一边说,一边指着路边的一块小石碑。石碑上刻着:


文官下轿?武将下马


哦,我这才发觉自己已来到了杨家的“天波府”前。我赶紧下马,对那小伙子说:“你做得对。但不该叫我‘首长’,要叫‘大人’。再说,宋朝不兴举手礼,兴‘唱喏’。瞧,像我这样——”


我双手抱拳,举过头顶,照《水浒传》里描写的,“唱了个肥喏”。


这时一阵马蹄声传来,只见一个驿卒飞身下马,口称“大人”,双手呈上一份邮件。我很满意他的举止得体,他以前可是个骑摩托车送电报的邮递员呀。但我接过邮件一看,是我同学寄来的,一张明信片!


“给我退回去!”我很生气,“回去告诉你们所长,不不,现在他是‘驿丞’了。对他说:所有信件部得按照宋朝的格式,用带红框的长信封,繁体字,竖写,不能称‘同志’,尤其要注意——钢笔、圆珠笔、彩色笔都不行,一律要用毛笔!不符合规定的,一律退回!”


我正在发火,忽见不远处有两个醉汉扭打起来,边打边骂:


“你这家伙……”


“你这流氓……”


我赶忙跑过去纠正他们:“你们骂得不对,按宋朝的骂法,应该是‘你这厮’‘你这泼皮’。再说,你们不该用外来的拳击姿势打架,我觉得,结合你们此刻的醉态,用鲁智深的‘醉八仙’拳打起来更合适?!?/span>


一边说着,我给示范了几手:“何仙姑懒卧牙床”“韩湘子倒拔金箫”“吕纯阳飞剑斩黄龙”“铁拐李独脚下云梯”……


看来问题还不少。这宋街要对外开放,还得加强训练,不然非出洋相不可。


训练持续了三个月,最后我进行了严格的考核。


我要求买卖人能识十六两的秤,能使用特制的“建隆通宝”铜钱。


“告诉我:十五吊等于多少文?”


“回禀大人,应该是一万五千文?!?/span>


我要求读书人再近视也不能戴眼镜,因为宋朝还没有这玩意儿。另外,得按照格律章法作诗词,写对子。


“我出个上联,你给对一对?!?/span>


“晚生遵命?!?/span>


“听着:‘宋街仿宋,好稀奇,令游客今古难分,真个远追八百年’?!?/span>


“有了:‘眼镜离眼,实难过。叫书生东西不辨,只因近视一千度’?!?/span>


我还要求所有的宋街居民在没有钟表的情况下学会看日头定时间。


“请回答:红日初升是何时?”


“卯时?!?/span>


“日影正中?”


“午时?!?/span>


“夕阳西坠?”


“戌时?!胛蚀笕?,阴天不见太阳怎么办?”


“阴天……咳,照样过呗?!?/span>


我对考核结果还算满意。


宋街正式对外开放了。中外游客慕名而来,熙熙攘攘。灯红迎宾,酒绿飨客,好不热闹。


可是,没过多少日子,我又觉得不对劲起来。那天我跨马上街,路过“天波府”时,耳边传来一声大叫:


“报告!”


我一皱眉:怎么又是“报告”?


“请首长下马!”那个家将打扮的小伙子向我举手敬礼。


我刚要训他几句,怎么这样没记性!可仔细一瞧,咦,衣装还是原来那套,只是人模样变了。


“你跟人换了差使?”我问他。


“是的,我是刚从外区对调来的?!蹦羌医?,“有哪方面不符合要求,请首长批评指导?!?/span>


我心里奇怪:为什么先前的那小伙子要调走呢?正想着,迎面走来几位青衿书生,鼻梁上明晃晃地架着一排镀金秀郎架眼镜,其中一位正朗诵自己的新作:“……从晚上七点到十二点,我的心胸被快乐充满?!?/span>


“你们是故意捣乱怎么着?”我上前质问道,“为什么还要戴眼镜?这诗也不像样,应该改成:‘戌时至子时,此刻最消魂’?!?/span>


书生们面面相觑:“哟,想不到在宋街过日子还不大容易呢?!薄肮植坏萌思一还ツ敲此??!?/span>


听这话,他们也是刚从别的街道对换进来的。


我仔细巡视了一遍,竟发现四分之三的居民都是不懂宋街规矩的新迁户。


没法子,为了宋街的声誉,我只得重新进行训练,一练又是三个月。


可累死我了。宋街的居民不断地外流,一次又一次地大换班,我只好一次又一次地反复训练。真叫人吃不消。为什么会弄成这样呢?我百思不得其解。


有一天我忽然想到:宋街的居民们要换到外区去,恐怕也会贴出些“换房启事”,那上面总得述说要换出的原因吧?


我脱下宋朝服装,走出了宋街。


我在普通的现代街市上漫步。我觉得一下子轻松了许多——不仅仅是因为卸去了头上的熟钢狮子盔、腰间的三尺龙泉剑、身上的梅花铁叶甲。在这里,不再需要那些繁文缛节、咬文嚼字。我在钟表店前站了一会儿,我似乎第一次发现这些钟表竟是如此可爱。在电器商店前我站了一个半小时——橱窗里开着电视机,正播放国际级的足球比赛实况。我原是个足球迷呢。宋朝的“蹴鞠”虽也是踢球,可毕竟是两回事。


接下来,我在电线杆上看到了我要找的“换房启事”:


本人家住本城宋街。宋式厅房,宋式家具,古色古香,古得可以拍历史片。由于很想再过那种自然的、不是演给别人看的生活,情愿以大换小,以古换新,以朝南换朝北。凡宋街以外的住户,有意协商者请来电来函。


我把这启事看了好几遍。最后决定:回去我也写一张。


作者:责任编辑:孙瑞

推荐图文

人文·泾水

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广告业务 | 网站律师 | 本网声明

Copyright (C) 2006-2015 www.i197q.cn All rights reserved.

平凉日报社 平凉新闻网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

Tel:0933-8236393 8218065 E-mail:[email protected] 地址:平凉市红旗街93号

甘新办字第08010号 陇ICP备12000647号 技术&运维:甘肃万方网络

  • 今天你是这样的人民日报 2018-12-05
  • 岭南佳果飘香 周边摘果正当时 2018-12-03
  • 三颗迄今最年轻行星现形 2018-12-03
  • 马布里回忆6年前总决赛:李春江执教的球队都很脏 2018-11-29
  • 新零售下的老字号复兴 2018-11-16
  • 玩转平昌冬奥会俱乐部“喜力之家” 对话荷兰速滑选手 全球GO直播预告 2018-11-16
  • 扎进深山扶贫 暖了百姓心——省个私企业党委直属企业党组织“精准扶贫丰宁行”活动侧记 2018-11-09
  • 段家寨岔上村党支部主题党日助脱贫 2018-11-09
  • 新疆库车:“杏”福端午 2018-11-08
  • 广州市从化区人民法院公告专栏 2018-11-08
  • 【新媒体矩阵】长城二十四小时客户端 2018-09-17
  • 商务部公布多项进口产品反倾销调查文件 2018-08-23
  • 庭审直播成常态 告别选择性公开 2018-08-17
  • 空军首支歼20部队开展多型新机编队协同战术训练 2018-08-17
  • 穿越大凉山的绿皮火车上 有一个你从未见过的中国 2018-08-13
  • 888| 286| 685| 661| 564| 584| 743| 604| 195| 384|